《徒手攀岩》 玩“疯子的游戏”要冷静准备-海峡两岸新闻网

文章正文

《徒手攀岩》 玩“疯子的游戏”要冷静准备

时间:2019-09-10 11:18:20693
奥特曼战士换装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刺激肾上腺,无爱护攀爬900米“酋长岩”,新京报专访主演以及攀岩界人士
  《徒手攀岩》 玩“疯子的游戏”要冷静预备

  酋长岩(El Capitan)是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高耸于美国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内,高914米,因其陡峭和凶险着称,是全世界攀岩爱好者心目中的挑战圣地,多数职业攀岩者需要一天或者数天的时间。酋长岩上面遍布了200多条攀爬线路,2017年6月3日,32岁的霍诺德沿着一条名为“搭便车”的线路,在没有绳索或任何爱护装备的情形下,只依靠攀岩鞋和用于防止手汗打滑的镁粉袋,无爱护徒手登顶酋长岩,耗时3小时56分,成为世界上徒手攀登酋长岩用时最短的人。

  2018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徒手攀岩》已经在国内上映,这也是首部在国内上映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目前票房2200万元,豆瓣评分9.0。在观影时,手心出汗肾上腺素飙升的观众会终究沉醉于仆人公无爱护措施徒手攀爬“酋长岩”近900米垂直岩壁的危险中,因为任何一个失误都会让他付诞生命的代价。影片仆人公、闻名室外冒险运动家的亚历克斯霍诺德在采访中说明了自己也是经历了两年的细心预备和练习,“让其尽可能地安全。”才克服困难最终登顶酋长岩。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徒手攀岩》主角霍诺德与导演并采访国内攀岩界资深人士,为你揭露攀岩“疯狂”后的秘密。

  ■ 独家对话

  称徒手攀岩为疯子的举动不恰当

  新京报:挑战徒手攀岩“0爱护”,全世界只有1%的人敢来挑战这个“属于疯子的游戏”,你认为这是类似疯了的概念吗?

  亚历克斯霍诺德:当你看电影时会发觉,电影真实地出现出了我挑战了“极限”,但又尽量让这个挑战看起来不那么疯狂。其实,我一直认为两年的练习和预备给我的挑战降低了一定的危险,其实把挑战徒手攀岩称为疯子的举动有点不太恰当,要害在于你要提前做很多预备和练习让其尽可能地安全。

  新京报:影片通过一系列的细节拍照展现了攀岩的危险和霍诺德攀爬时内心的矛盾,支撑整个团队坚持完成拍照的是什么?

  亚历克斯霍诺德:拍照过程中的庞大挑战之一就是如何拍照在岩壁上的真实情形,这也是为什么摄影团队都有资深体会的攀岩者。

  导演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当亚历克斯开始练习攀岩的时候,我们的摄影团队也不得不开始练习攀岩。因为他们一定要完善地完成拍照,不能搞砸。此外,纪录片拍照是场持久战,它讲述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过程中我们完全不知道这次的拍照究竟会连续多长时间,但我们都很坚定,霍诺德坚定于他的妄想,制作团队也坚定于这次的拍照项目。

  ■ 调查问答

  很感动,但不敢尝试

  攀岩爱好者对纪录片《徒手攀岩》有什么看法?新京报记者调查采访50位职业攀岩者以及业余的攀岩爱好者,他们大多都为霍诺德的冒险+突破的精神感动,但对于“0爱护”的徒手攀岩来说,大多数人表示不敢尝试。

  王彬宇是位有5年“攀龄”的攀岩爱好者,“2008年,霍诺德在攀岩界就出名气,那时候就开始关注他,但我知道因为医生鉴定过他对惧怕的感知远远弱于一般人,比如他的徒手攀岩,对大多业余爱好者来说一定是望尘莫及的。”他笑说,大家都把这种攀岩方式看成“作死”,“我是单纯喜爱,这个运动挺好玩的,但没想过去竞技,因为一般的攀爬已经很轻易受伤了。”

  徒手攀岩是全球危险系数最高的极限运动。“至今从事徒手攀岩并且健在的人之中,一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曾经有过自由攀岩经历的攀岩摄影师王振说,像亚历克斯这样集技术、体力、特别心理于一体的无爱护措施的自由攀岩,在世界范畴内都是极少数人的挑选,属于极限中的极限。

  李小萌是一位中级职业攀岩手,如今他在成都开了一家攀岩体验馆,他告诉记者《徒手攀岩》的获奖和引进让很多人对攀岩产生了爱好,但很多人也会有些误会:“就像霍诺德说的,徒手攀岩是在死亡边缘体验的个人极限运动。但在有爱护措施的情形下,攀岩更多依靠缜密的打算、团队的合作来最大限度地规避危险,现在有很多职业攀岩手依旧在尝试这个事,尽管付诞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我其实很赞成霍诺德的一个观点,人活着为什么不做自己喜爱的事情呢?当然前提是要反复练习。”

  攀岩爱好者调查(取样人数:50人)

  1.你能接受徒手攀岩吗?

  A.想尝试,但不敢 38人

  B.不想尝试,没必要 10人

  C.其他 2人

  2.你如何看待霍诺德挑选“0爱护”徒手攀岩?

  A.很正常,和人生经历有关 12人

  B.挑战妄想无可厚非 25人

  C.没必要拿生命开玩笑 8人

  D.与我无关 5人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奥特曼战士换装 )编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