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上“体育课” 大学校园吹“运动风”“健康风”-海峡两岸新闻网

文章正文

开学上“体育课” 大学校园吹“运动风”“健康风”

时间:2019-09-10 10:54:59693
陶虹薄纱裙秀身材

  开学先上“体育课” 体质要达“硬杠杠”

  大学校园劲吹“运动风”

  “我期望年轻的你们与国家、与时代的脉搏共振。体育教会我们永不服输、永远进取的精神,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冠军。”

  近日,在天津大学2019新生开学典礼上,奥运冠军、乒乓球大满贯得主邓亚萍为近5000名本科新生讲授了大学生涯中的第一堂体育课,分享了对于“体育精神”的懂得。

  又来开学季,体育课成为不少高校“第一课”的挑选。让更多青年学子重视体育作用、把握运动技能、养成锤炼习惯如今,高校的“体育风”和“健康风”吹得正劲。

  “第一堂体育课”:激发学生锤炼爱好

  在天津大学的第一堂体育课上,邓亚萍讲述了自己在艰难条件下坚持练习的经历:天天绑着15公斤沙袋在废旧澡堂里练习,冬天地上结冰打滑,夏天酷暑难耐……“不利的客观条件不能阻止你前进的步伐。”邓亚萍说。

  “期望通过这样的讲座,激发同学们对于体育锤炼的爱好和内生动力,发挥体育的育人作用。”谈及“第一堂体育课”的目标,天津大学体育部主任吴金克说,学校要引导学生积极参加体育锤炼、养成终身锤炼的习惯。

  上周,西南交通大学的新生也迎来了第一堂体育教育课。7000多名新生跟随奥运国际裁判员刘江和亚运会冠军曾秀君一起“热身”,以运动的方式开启自己的大学生涯。

  同样为新生集体上体育课的还有清华大学。不久前,4000余名清华大学新生与学校全体体育教师面对面,聆听清华人的体育故事,了解清华体育的内容和要求。

  事实上,清华大学的“第一堂体育课”由来已久,是由闻名体育家马约翰于上世纪50年代创立的。“无体育,不清华”的体育传统与体育精神便由此而来。从2014年开始,清华大学复原了这一传统,重新开设“第一堂体育课”。

  在今年的体育课上,中国工程院院士、87岁高龄的清华大学热能工程侠刺授倪维斗现身“课堂”。他通过自身经历,讲述了体育锤炼的重要性。倪维斗说,体育锤炼不仅能够让身体强壮、磨炼吃苦耐劳的精神,还能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更高效地投入工作。

四川外国语大学师生展现排舞。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摄四川外国语大学师生展现排舞。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摄

  “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体质“补课”迫不及待

  50多年前,清华大学提出了“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号召。随着全民健身的日益深入,高校体育再度焕发活力。体育成绩和体质指标,如今成烈校学子一定达来的“硬杠杠”。

  高校越来越重视体育,背后的原因其实有些“辛酸”。在不少专业人士看来,如今高校体育很重要的一项作用是“补课”由于中小学阶段缺失体育教育,很多基础性的体育教育内容不得不在高校开设。而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把握运动技能、养成锤炼习惯等体育教育的目标,其实是在中小学阶段完成的。

  这些年,尽管中国学生体质健康状况显现积极改变,但学生群体连续多年体质下降是不争的事实。2015年国民体质监测报告显示,7岁来19岁的学生体质状态中,大学生下滑最严峻;2017年《中国学生体质监测进展历程》指出,我国大学生体质呈下降趋势,肥胖率连续上升,每5年提高2%来3%。

  大学生体质为何下滑显着?专家表示,锤炼意识和能力的缺乏、生活方式的改变是重要原因。

  “很多家长期望孩子先把文化课学好,上大学后再锤炼,但实际上锤炼习惯的养成,锤炼意识、能力的形成,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等来大学惰性就形成了,没有动力了。”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副主席薛彦青表示。

  移动互联网进展和电子设备普及,也让不少大学生“宅”在了宿舍和教室,健身锤炼便成了“老大难”。

  为了提升高校学生的身体素养,我国对高校体育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2017年4月公布的《中长期青年进展计划(2016-2025年)》指出,要连续提升青年体质健康水平,青年体质达标率不低于90%,引领青年积极投身健康中国建设。计划提出,在学校教育中强化体质健康指标的硬约束,让更多青年培养体育运动爱好,养成终身锤炼的习惯。

  “胡萝卜加大棒”:鼓舞学生走向运动场

  近年来,我国多所高校实行体育改革,用量化的“硬指标”鼓舞学生走向运动场,提升身体素养。各所高校“奇招”频出,卓有成效。

  2017年,清华大学“不会游泳者不能毕业”的举措引发了公众热议。根据规定,新生入学后一定先参加游泳测试,凡不通过者一定在两年内参加培训课程并达来要求。清华大学还开设了50多个项目的体育课,并通过体育协会、体育课外竞赛、体育活动等形式带动学生参加健身运动。

  浙江大学的体育课程改革,则将体育课程划分为课内体育与课外体育两部分。学校还研发了一款手机应用,用于学生跑步“打卡”只有每学期跑满48次,每次跑步超过一定距离(男生3.5公里、女生2.5公里),才能获得满分。

  吉林外国语大学在体育课之外,为学生设置了不同的锤炼打算:大一学生要早起运动,冬季长跑,夏季做广播体操;课业负担较重的大四学生,也要达来一定的跑步里程数,以实现“体育教育不断线”的目标。

  “现在大学生晚睡晚起现象很普通,早起锤炼既是体质的练习,也是一项自控力练习。”吉林外国语大学学生马卓说,经过几个学期的“强制性”运动,很多同学的身体素养和精神面貌有了积极的改变。

  随着高校体育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国内赛事挑选在高校体育场馆举办,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学校体育的进展。

  上个月举行的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在赛事组委会的统一部署下,共有包括山西大学、太原理工大学在内的10余所大中专院校承办了多项比赛,这些学校的体育场馆条件也因此得来了很大改善。通过在学校比赛,也营造了体育氛围,增加了学生锤炼意识。

  今年5月,天津科技大学承办了全国蹦床锦标赛。该校学生周海霞说,很多同学之前对蹦床运动并不了解,但观赛经历培养了同学们对蹦床运动的爱好,也鼓励大家投入来体育锤炼之中。

  刘 林嘉伟

(陶虹薄纱裙秀身材 )编辑报道。